<ruby id="jd94a"><output id="jd94a"></output></ruby>
    1. <th id="jd94a"></th><button id="jd94a"></button><button id="jd94a"><object id="jd94a"><menuitem id="jd94a"></menuitem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<th id="jd94a"></th>
        1. 老屋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201210  許安然

          再回首,老屋已化身為一滴晶瑩的水珠,融入回憶的大海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題記

          當老媽打電話告訴我,房子已經賣出時,我還在成都的姑姑家度假。接到電話,我的心不知為什么“咯噔”疼了一下,但還是淡淡地回了句:“哦。”

          其實老媽這么做也是對的,歷時幾十年的“老古董”,再不賣,就沒有好價格了。但,也不得不承認,我的確是一個懷舊的人。

          最后一次與它見面,是整理它“遺物”的時候。

          駐足在老屋的旁邊,我百感交集。迅速瞟一眼就能看出,它歷經滄桑。深黃的墻體,水管赤裸裸地露在外面,還有墻上如蜘蛛網似的電線。

          我把手放在墻上,刺骨的疼。

          抬起頭,望著頂樓的那扇窗——我家。

          我終于邁開了步子,踏進了樓道。扶手上沾滿了灰塵,各種各樣的小廣告貼滿了扶手與墻面。我的心一暖,曾經,放學時,我就是一邊走,一邊讀著小廣告回到家的。

          拿出鑰匙,旋轉,開門。

          碩大的方桌,白色的墻面,紫色的沙發,淡黃的瓷磚……

          一磚一瓦都牽動著我的心。是它,陪伴我度過了快樂的小學六年。它陪我笑,陪我哭……每一個角落都記錄下了我成長路上的酸甜苦辣……

          走進我的臥室,一切都沒變,只是書櫥中少了各種書籍,書桌上少了我的身影,房間里少了歡笑聲。

          想哭。

          也許新家要比這舒適,寬敞,但我總覺得生硬、很空虛。

          淚水盈滿眼眶。

          走出臥室,就看到那張大桌子,我仿佛還能看到自己趴在桌子上,吃麻辣燙時滿臉的貪婪。

          不知,為什么,就是舍不得。

          徜徉在無限的憂傷中,媽媽的一句話立刻將人拖回了現實:“能走了。”

          “嗯。”我邁開步子,沉重地向門口挪去。走到門口,還是忍不住回頭,留給老屋一個最后的笑,道一聲“珍重!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迅雷BT种子下载